當前位置:首頁 > 市場資訊 > 行業新聞

元明清宮廷漆器珍賞

發布日期:2019年12月18日 點擊:

 

  剔紅,又名雕紅漆,紅雕漆,是漆器工藝的一種,此法成熟于宋元時期,發展于明清兩代。明黃成《髹飾錄·坤集·雕鏤第十·剔紅》中寫道:“剔紅宋元之制,藏鋒清楚,隱起圓滑,纖細精致。自古以來,漆器是古代皇室貴胄的“奢侈品”,唯宮廷和達官顯貴方可享用,且素有“百里千刀一斤漆”的說法。一件漆器的完成,從漆汁的取得,漆液的調制,到繁復的制作工序,無一不是費工而且費時,才成就了漆器獨一無二的奢侈。

 

清乾隆 剔彩福壽雙全紋雙桃形大捧盒

 

  清乾隆時期的藝術品可謂圖必有意,意必吉祥,在此大捧盒中足見這句話的含義。蝙蝠與桃子代表福氣與長壽,象征“福壽雙全”,錦地中的卍字紋又具有“萬壽無疆”的寓意,這種象征意義與精細考究的工藝表明,此盒應是為皇家賀壽或者重要的慶祝場合而制作。蓋盒尺寸與器型難得,紋飾寓意吉祥,漆層厚實,雕琢刀法圓渾之中又見犀利,每一個細節經精心雕琢,呈現出皇家的富麗堂皇,精美而又富有莊重感,彰顯著乾隆一朝的繁榮氣象。

 

清乾隆 剔彩云龍紋葫蘆形掛屏 (一對)

 

  此對葫蘆形掛屏以紫檀木為外框,屏頭雕刻蝙蝠紋飾,神態威嚴;屏心剔彩為飾,兩屏心呈左右對稱結構:以海水波浪紋為地,雕云龍、云紋蝙蝠及祥云數朵,“蝠”與“福”諧音,寓意美好與福慶。其剔刻深峻,刀法快利,將云龍的威猛矯健立體地表現出來,鱗片爭張,五爪有力,祥云翻騰,形神兼備,實屬難得,代表了乾隆時期雕漆的主流風格。整器雕工精致,極富藝術性,兼之成對保存至今,實為乾隆時期不可多得的雕漆精品。

 

清乾隆 剔紅游龍戲珠紋蓋盒

 

  圓形蓋盒,蓋略隆起,圓弧腹微鼓,子母口,蓋與盒身結合嚴密。通體以剔紅工藝加工制造而成,犀利細膩的入刀在漆面上行云如水地雕出繁復精巧的畫面,無論是蓋面上霸氣十足的升龍,還是盒壁上輕盈活躍的游鳳,均被刻畫得栩栩如生、張弛有度,帶來氣勢磅礴、撼魂蕩魄的恢弘景象,是一件代表清代乾隆剔紅典型風格的作品,體現了匠師精妙的構思設計和高超的技藝水平。

 

清乾隆 剔紅“羲之愛鵝”圖銀錠寶盒

 

  此盒為銀錠式,盒內及底髤黑漆,盒外壁為剔紅工藝。蓋面隨形開光,開光內刻三層深淺形制不同的回紋為地,依形設勢,以斜刀雕出坡石樹木,山媚水秀,亭臺掩映,層次分明,立體感極強。“羲之愛鵝”乃明清文人所好題材之一,意趣極佳,頗見匠心。

 

清乾隆 剔紅“福壽連綿”菊瓣盤

 

  此盤圓形,菊瓣式口,口沿鑲銅邊,矮足。通體髹朱漆,盤內剔紅纏枝蓮,枝葉交纏。花間裝飾蝙蝠、壽桃紋,以表福壽連綿,多子多福之祝。內緣裝飾萬字曲水紋與如意云紋,以表“萬事如意”。盤內、外壁均剔纏枝菊花為飾,配以盤心蓮花,以祝連壽多福。本品髹漆肥厚艷麗,取意生動。雕工精細純熟,絲絲縷縷均刻畫入微。一刀剔下,不見敗痕,展現出乾隆時期雕漆工藝的一種嶄新風貌。

 

明萬歷 剔犀卷草紋箱

 

  此件明代萬歷年間的剔犀箱為木胎,呈長方體造型,形制規矩。盝頂式蓋,口緣間設企口,可密實蓋合,蓋及箱體間設有銅質合頁及如意形拍子,其上陰刻‘大明萬歷年制’橫款,前后合葉與面葉上均刻如意云紋為飾,細致入微。箱體滿飾變形云紋,分布整齊勻稱,刻工圓潤,翻轉回旋流暢優雅,與紅色漆層相得益彰。

 

明早期 剔紅高士泛舟圖香盒

 

  此盒體量小巧,為蔗段式,扁平,子母口。內髹黑漆,漆質堅美。外壁髹朱漆,剔紅雕飾圖紋,邊緣飾云雷紋,勾連往復,規矩整齊。盒蓋面圖案層次豐富,以天、水錦紋為地,四周是嶙峋的山石和茂盛的花葉,柳樹成蔭,樹下一名高逸之士手持蕉扇半臥于木舟之上,正在抬頭觀望。人物身著寬大的長袍,神情怡然自得,布局層次分明,把文人高士之高遠意境,心情之恬適于悠然中顯現無遺,甚有趣意。

 

明中期 剔紅山水人物圖海棠香盤

 

  此盤為海棠式,木胎之上髹朱漆,底髹黑漆,表面堆漆肥厚。盤口沿作起線,盤心滿雕,盤內外壁雕刻海棠、牡丹等花卉;盤內開光部分以錦地花紋為底,雕刻有古松及山石,松下兩高士相對而坐,描繪一幅好友相見甚歡、互訴掛念之情景,充分表示出典型古代文人知己相交的畫面。圖中景物逼真寫實,具有明代山水畫的獨特風韻。

 

元 剔紅攜琴訪友圖梅花式蓋盒

 

  此盒作梅花式造型,子母口相扣合,下承圈足。盒內及底髹黑漆,余部以剔紅工藝裝飾:山水之間、欄桿庭院之內,一高士仙風道骨,身著長袍,長髯及胸,回首望向身后之抱琴小童,重檐亭閣之內,另一高士伏案而候,為“攜琴訪友”之畫意。盒壁剔紅雕纏枝花卉紋,群芳競艷,細枝婉轉流暢,葉片肥厚翻卷,狀若實物。由于漆層較厚,故紋樣的輪廓圓潤,葉形優雅,花形飽滿。至于更細致處,則見葉脈刻痕銳利勁挺,設計精謹,漆質堅實光亮、構圖疏密有致,為元代宮廷剔紅工藝的絕佳體現。

 

元 剔紅團菊紋圓盤

 

  此盤髹漆肥厚,漆色純正潤美,菊花圖紋別致,雕工純熟,藏鋒不露,磨工圓滑,凸顯匠師之技臻藝絕,體現了元朝雕漆圖案繁縟,層次清晰,立體感極強的風格。元朝雕漆器特色是以高浮雕技法,于浮雕之中以重迭雕琢,令畫面更為空闊深遠,顯現三維效果。此盤上精細雕刻和打磨圓潤的花葉,充分的體現了明黃成在《髹飾錄》中對元雕漆的描述:“隱起圓滑,纖細精致”。

 

元末明初 剔紅人物故事圖漆盤

 

  明代曹昭在《格古要論·剔紅》中有述:“剔紅器皿,無新舊,但看朱厚色鮮紅潤堅重者為好。”此盤光澤潤雅,雕刻刀工精到之至,盈巧頗有逸趣。盤沿為弧形,圈足,底部髹黑褐色漆,漆盤中部描繪場景由遠及近,疏密有致,取意高遠。遠處樓塔高聳入云,流暢的波浪錦地構成粼粼江水,近景為兩艘相靠的船,較大的一艘風帆高樹,人物眾多,其旁小舟中一高士雙手捧魚,欲將大魚贈予鄰船好友,此情此景令人想起文天祥《送張宗甫兄弟楚觀登舟赴湖北試》一詩:“金螺曉氣照人寒,手把天漿領佩環。夜有送魚來赤壁,秋風吹雁發衡山。東南折處旗花見,牛女光中槎影還。見說青年文賦好,士龍一笑共云間。”盤內場景中共有人物八位,姿態表情各異,自然生動。盤身涂漆厚實,刀法刻工靈活扎實,細密精致,反映出元末明初的藝術特征,包漿潤澤,為少見的佳品。

山东群英会预测号码